menu

大部分的人以為我們攀爬瀑布或跳入急流是為了追求刺激。但我覺得其實是為了追求經歷過一切後的完全的平靜。

我常常在河床中的某個角落停下來,覺得周圍聲音瞬間都消失了,只有我跟我自己,還有兩邊的山壁跟青苔。也許隊友很快就從後面走來,但每次經歷那種片刻還是很令人難忘。

身旁有跟你同樣想法的同好一起溯溪,則是一種整段的快樂,當大家忙碌的在瀑布頂收拾支點、主繩或裝備,沒有人說話的時候,其中都有很難用文字表達的舒暢感。

溯溪是很多決定的總和,過程中你得一直做決定,是一個一直在改變最後結局的歷程, 就某方面來說這是一種浪漫。

-Jasmine。